南京新闻 首页> 文化> 正文

儿拔母呼吸机致其死 涉故意杀人被警方监视居住

2019/10/10 10:17:11
  

  核心提示

  10月31日19时许,四川省眉山市杭州路发生一起交通事故,57岁的朱素芳被一辆摩托车撞倒后送至眉山市人民医院进行抢救。因伤情严重,当晚朱素芳便被转至重症监护室,靠呼吸机维持心跳。其亲属多次被医生告知要随时做好心理准备,朱素芳已是脑死亡的状态。

  11月2日下午16时许,朱素芳35岁的儿子郑林(化名)和姐姐郑霞(化名)及姨妈前往病房看望母亲。郑林在ICU病房内拔掉了母亲的呼吸管,随后院方拨打110报警。当天,公安机关以涉嫌故意杀人对郑林下达了监视居住决定书。

  11月23日,法制晚报记者从眉山市公安局东坡分局刑警大队了解到,目前朱素芳的心脏已被送往成都进行专业鉴定,死因鉴定结果还需再等待10来天。眉山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也向记者表示,郑林涉嫌故意杀人一案正在侦办中,郑林仍处于被监视居住的状态,案情细节暂时不便透露,鉴定结果出来后公安机关会依法办案。

  护士曾阻止拔管子医生拍摄留证

  11月22日,是朱素芳去世后的“三七”,她的遗体仍躺在眉山市殡仪馆的冰棺里,郑林(化名)和姐姐郑霞(化名)及亲属按照当地风俗,前往殡仪馆左侧的祭奠处为母亲烧纸上香。

  祭拜结束,郑霞在走出殡仪馆的路上,用手指向存放母亲遗体的房间,向法晚记者说道,“等警方调查清楚以后,我们希望将妈妈火化,带回农村老家,和我三年前因食道癌过世的爸爸合葬。”

  回忆起10月31日母亲遭遇的车祸,郑林记得很清楚,当天晚上19时26分左右,他正在和姐姐合开的美发店里给客人烫头发,姐姐也在给另一位客人洗头,邻居突然跑来告诉他“你妈妈被撞了”。

  “我当时和我姐赶紧冲出去,看见我妈就躺在离店不远的斑马线附近,出来的时候没拿手机,还求着当时围观的人赶紧打120。”郑林回忆道。

  随后,郑霞跟着救护车将母亲送到了眉山市人民医院急诊进行抢救,她告诉记者:“医生当时跟我说情况很严重,我给医生跪下了,求他一定救救我妈。”郑霞说,当时他们就问过医生,可不可以将母亲转到距离眉山一个多小时车程的成都市华西医院进行治疗,得到了否定的答案:“医生说,可能还在转院途中病人就没了。”

  为了让母亲得到更全面的治疗,郑家姐弟听从了医生的建议,将母亲转到了13楼的重症监护室,但由于伤情实在是过于严重,姐弟俩和赶来医院的亲戚一次次被医生护士告知:病人其实已经是脑死亡的状态,要随时做好心理准备。

  郑林说,他只记得,当天晚上签了很多的字,“医生怕我们不明白,给我们打了一个比喻,说你妈妈的脑髓现在基本是散的,就像是豆腐放在一盆水里。”

  郑霞向记者回忆,从10月31号母亲入院到11月2号早上她都没离开过,医生曾明确告诉她母亲的病情:“就是等时间。就算是华佗再世神仙也救不了。”

  ICU病房家属的探视时间每天只有半小时,下午16时至16时30分。家属也需要穿上特制的隔离服才能进入病房里。2日下午,郑林、郑霞和五姨妈按时进入病房。郑林说,姨妈因为着急想要见到病床上的姐姐,没按要求穿隔离服还和护士发生了一小会儿的争执。

  据郑林回忆,进入病房仅几分钟后,他看到妈妈头部肿胀得很大,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一冲动就做出了令他背上“涉嫌故意杀人”罪名的举动——拔掉了母亲的呼吸管。

  郑林回忆道:“因为医用胶布粘的比较紧,我刚开始没拔动,后来大概拔出来大概五公分左右。护士也上来阻止让我别去碰那个管子,我说我要把我妈的管子拔掉,她太痛苦了我们不治了。我转头时看到,一个医生也用手机在拍我。”

  平凡的受害者:幸福7口人靠美发店为生

  郑林出生于1980年,老家在眉山市思蒙镇石沱村,小学四年级辍学在家放牛。13岁时,郑林离家找了一份洗碗的工作,16岁时跟着姨夫去建筑工地打工,一天可以赚十几元钱。为了学手艺,郑林辗转去了多家理发店,边给人洗头边偷学师傅理发。

  “我没有文化也没有本钱,姐姐也是十几岁就从家里出来到理发店给人洗头。”郑林说着,站了起来,他告诉记者:“你看,我已经是家里最高的人了,我都不好意思去量我的身高,我爸爸妈妈比我和我姐姐都还要矮。”

  郑家两姐弟个头都不高,两年前,他们借了五六万在眉山市杭州路上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美发店,郑林负责烫发理发,郑霞负责给客人洗头,郑林的妻子、郑霞的丈夫平时也都在店里面帮忙。两姐弟各有一个儿子,郑林的儿子6岁多,郑霞的儿子4岁多。

  郑家姐弟告诉记者,出事之前,这个理发店养活了全家7口人,店铺一年租金需要2万多元,刨去各种支出开销,整个店一年可以有两三万元的收入。“虽然不多,也比打工强一点点,我们现在还欠了3万多元的债务。”

  郑林说:“我妈妈是低保户,也是残疾人,她有一条腿不正常特别细,有农村最基本的医疗保险,统一买的,但是医生说像我妈这种车祸,是不能报销的,所有的钱都是自费。”

  郑霞告诉记者:“我们平时家里面相处很融洽很和睦,我妈妈出事之前,我们7个人吃饭都是一起,曾经也住在一起,现在我和弟弟两个家庭分别租房住了,我们一家人虽然没什么钱,但也很开心,全家人都很满足。”

  郑林说:“我妈在7姊妹中排行老三,我爸比妈妈大10岁,在农村的时候,他就很心疼我妈,都不太舍得让她干重活,还跟我们说一定要对妈妈好,随时把这些话挂在嘴边。后来我爸去世,不管我们在城里生活有多难,也把妈妈带在身边,有我们一口吃的就有她的,有我们穿的也就有她的。”

  尴尬的肇事方:聋哑人家庭借钱交医药费

  从朱素芳31日被撞入院到死亡,肇事者一方一直处于比较低调的状态。郑家人告诉记者,当时把他母亲撞倒的骑摩托车人,是个21岁的聋哑男子,车上当时还坐了他的女朋友。因为沟通不便,所以一直是该男子的父亲在与郑家人联系。

  11月23日,法晚记者联系上了肇事者的父亲张刚(化名),他在电话里告诉记者,儿子张明(化名)的摩托车也是刚买的,因为没有驾驶证,当天撞倒朱素芳时属于无证驾驶,也没有保险公司赔偿。

  张刚说,家里靠养点鱼维持生活,出事之前儿子也才学了理发的手艺,刚在一家店里上班。他还告诉记者,自己的妻子在一个厂里上班,出事后找到厂里老板预支了5000元工资出来。

  张刚后来也知道郑林拔掉了他母亲的呼吸管,他向记者表示了自己的无奈:“我儿子把他母亲撞了,我们心里也不好过,很难受,我们也希望当时能够尽力抢救回来。”

  “我们双方的家庭条件都很困难,出事的时候我当时身上2000多元钱先赶紧交到医院,后来我又去借了几千块钱,赶紧又拿去医院交费,前前后后大概交了1万多元。”张刚还告诉记者,郑家人也知道他家的状况,没有来找他家说过赔偿的事情。

  公安机关:需等鉴定结果现已被监视居住

  11月2日,郑林作出拔管的举动后,院方随即拨打了110报警。郑林、郑霞及姨妈当时被带回眉山市公安局东坡分局刑警大队了解情况,随后郑家的亲属也陆续赶到公安局,直到第二天凌晨5点多郑家人才返回家中。

  郑林向记者出示了公安机关下达的《监视居住决定书》并表示,这张决定书他一直随身放在包里,不敢放在家里。“我6岁多的儿子已经识字,怕被他看见。”郑林说。

  11月23日,记者在眉山市人民医院的医生办公室里找到了当时参与抢救的主治医生王敏,因警方已介入调查,对于朱素芳入院时的情况他已不愿多谈。随后,记者联系到眉山市卫生局相关负责人,该名负责人向法晚记者表示,院方会配合警方的调查,具体情况还需等待警方最终的鉴定结果。

  11月23日,法制晚报记者从眉山市公安局东坡分局刑警大队了解到,目前朱素芳的心脏已被送往成都进行专业鉴定,死因鉴定结果还需再等待10来天。眉山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也向记者表示,郑林涉嫌故意杀人一案正在侦办中,郑林仍处于被监视居住的状态,案情细节暂时不便透露,鉴定结果出来后公安机关会依法办案。

(责任编辑:UN654) 原标题:儿拔母呼吸机

更多精彩:
香烟厂家一手货源 https://www.22yan.com

南京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5,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南京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